师亦学者,学亦师者

这学期连着选修了三门关于teaching的课,着实有点吃不消。课堂上多是话题讨论,让大家在阅读部分参考文献资料后,发博客分享自己对于该话题的理解,大多数学生已经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可以根据自己的经历分享自己的分析与做法,这对我一个没有一丝真正意义上的教课经验的纯学生来说,非常困难。我也仅能根据自己多年学生的经历谈谈自己对于教学以及教师这个职业的看法。很多时候我没法融入其中,因为很多问题很多话题,我并没有经历过,也没有思考过。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在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学习讨论中,我越发觉得自己与他人的差距有多大,也越发否定自己。这之中,可能是因为作为一个国际学生,很多的教育背景,文化氛围,以及语言环境的不同,让我难以深入他们的谈话,更难以切实地表述我自己真实的想法与感受。为什么说否定自己呢,因为我发现我很被动,我作为一个接受了长达20年的教学的学生身份,深切地感受到我自己在教育教学中的关于沟通,思考,评判,创新等方面的不足(我所指的并不是学习考试方面)。我写了这篇博文 Objectivized Education System 中表述了自己的担忧,因为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陷入自己否定的阶段,十分困惑苦恼,我想表达出来我的担忧,我想正视我的现状,我更想改变我的未来。在写完那篇博文后,我也真的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我也很感谢给我支持和鼓励的老师同学们。

在这五六个星期的研讨与学习中,我开始留心思考相关的教育与教学方面的话题,我了解了很多中美教育体系的不同,对于教学方式与理念的不同,对教育本身认知的不同。这可能都是很显而易见的,我想说的是我在这之中真切感受到了这种不同,或者更犀利地说,这种差距。我不能说这是普遍存在的,因为有很多的案例可以表现出中国教育在某些方面的成果,我当然也不想一杆子打死中国的教育体系。我仅就从我个人的角度与体验而言,我觉得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道学习且知道要好好学习的学生,我并没有特别觉得我在这20年的学习中慢慢培养出极具前沿的创新力,批判力,和领导力。可能我表述的并不准确,我在这里指的这些能力,是高于平均水平的科研领导能力。也就是说,整体上,我们都表现平稳,但个别上,我们并不出类拔萃。我深知我自己是有差距的,因为我所有能回忆的学生经历里,我都没有感受到对自己这些方面的培养。我当然也不应该将我自己的差距全全归咎去教育的不足,这当中也自有我自己的以及我家庭氛围的原因。但是正由于我自己的切身感受,我也越发理解美国对于教育的重视与投资。

中国的教育里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教书育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也即是说,我们强调教师对一人一生的影响。但是,我们对于教育者本身的教育,并不完备,也就是说,我们在对教育投资的同时,也要对教书育人的教育者进行投资。仔细观察也就不难发现,这很显然是一个循环。我们现在培养的学生,大部门可能是未来的教育者,由他们继续教育下一代学生,再以此继续。教育改革最终会落实到学生身上,但这执行最终落实的执行者,是他们的老师。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对整个教育的各个环节实时改革,步步落实,我们也就很难达到对改革的预期。但由于教育本身以及教育改革的收益的体现都是滞后的,也就是说,这种好处在短期很难评判,只有在长期才能体现,我们因而也就很难用实时的表现来评价改革的成功与否。因此,认清中国教育的现状,制定切实可行的改革措施,至关重要。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相信我们的决策者可以带领我们的教育体系走向更好更高的境界。

在我的认知里,我一直认可教书育人。我不可否认一个优秀的老师对学生的积极影响,也不得承认一个敷衍的老师对学生的消极影响。仅就正常的情况来说,学生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学校里老师们的人生观,世界观,方法论,无不潜移默化着学生对于自己人生观,世界观,方法论的养成,同时也潜移默化着学生之间的三观养成。因此,作为一名老师,究竟应该教学生什么?究竟应该怎样教学生?究竟用什么方法?这是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如果我是一个老师,我是应该倾尽所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还是应该有所保留,不涉多谈,维持中庸呢?前者,是一个同行者的身份。这样的老师,尝试用自己所有的知识,经历,能力,来指导引导学生,倾其一生所积累的精神财富与学生共享。后者,是一个点灯人的角色。这样的老师,懂得在适当的时机为迷途迷茫中的学生提供一个参考,而其他时间则尽量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给予学生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寻求自我探索。显然,这两者并不是互不相容的。这两者之间,也必然有各种不同侧重程度的诸多老师,言传身教。当我们深入地分析老师究竟代表了什么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任何一种老师及其教学方式都有其道理。这背后所传递的道理,就体现了不同老师的为人处事之观念。这也就表明,并没有一种世间通用的定义来规范亦或限制老师究竟应该教学生什么。

师者亦是学者,学者亦可师也。而我们却过分强调了师者为师的身份,忘记了师者亦为学生的身份。对于为师者的专业培养的缺位,也恰恰体现了我们教育的一个不足之处。当代教育学倡导地不单单是如何授课教学,它体现的更是一种同步的进步,是师生在授课教学中的共同成长,而不是唯长者侍从的高低之别。当作为老师,我们在教导学生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深刻反思自己的人生经历以及思维模式。反思,不仅可以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现有的人生观世界观和方法论,并让我们认识到这种三观是如何形成,如何成为自己的潜意识,如何在自己潜意识地支配下影响或决定自己的言行。在看清楚自己以后,我们才能更恰如其分的表达自己的现意识和潜意识,并教导学生如何构建自己的思维模式以及分析理解这背后的缘由。

师者并不代表绝对权威,我们仍受我们自身的经历所限,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做到广开言路,在做一个讲述者的同时,也要做一个倾听者。我们都是从学生时代走过来,当我们长大了,也明白了小时候不明白的道理,所以我们也更着急想让孩子们早些明白这些道理。可是,请容许孩子们追随他们自己的脚步,追随他们那个阶段应有的生活。

为人师表,不是一时的责任,它是一生的责任,它不单单是师者自己的一生,更是学者成长的一生。


 

本博文谨代表本人观点,如在读阅时有观点不合之处,还请包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